图片关键词
francywang.com francywang.com francywang.com

读万卷书,书中可有颜如玉?

How to Die 关于生与死亡

 

我们都想过死亡这回事儿吧?曾经不止一个来访者告诉我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大约上幼儿园的年纪,就开始思考死亡或者害怕死亡,而且这么多年来都受这些念头的折磨。多年以来,听人谈过各种各样有关死亡的话题,亲人去世是常见的一个话题,因为事故、衰老、或者疾病等的死亡,来访者通常非常悲伤、自责、遗憾、孤独、愤怒,记得有一个老先生,因为车祸太太当场死亡,而他自己侥幸生存下来,他因为思念、自责以及被子女责备而非常忧郁,当然也夹杂着其它的情绪,比如委屈和愤怒对当时路况的愤怒、对子女的愤怒、以及对自己的愤怒。最后他因为抑郁和自杀倾向接受药物和心理治疗很长时间。

自杀观念和自杀倾向也是在工作中常见的一种情况。很多情况都会诱发自杀倾向,比如恋爱失败一种强烈的自恋损伤和对self的打击;学业失败,因为fail课程被学校开除,感觉辜负了父母的期望,以及对自我的期望,感觉前途暗淡,失去希望,也可能产生自杀念头;事业、离婚等情况也是类似的。还有的人因为无知、冲动、或受骗上当,触犯了法律的底线,面临身败名裂或牢狱之灾,自恋受到强烈的打击,感觉生活走到了尽头,不值得再等待、再奋斗了,也可能会有强烈的自杀的念头。

这些事件,都可能诱发精神的问题,比如抑郁或精神病性的出现,所以,大凡自杀倾向的出现,尤其顽固、严重的自杀倾向都应考虑是否有忧郁症或其它的精神病性。

死亡恐惧,underline很多其它的症状和心理问题当中。有时候,有些人,对死亡的恐惧令人感到不可思议,比如一个几岁的小孩子的死亡恐惧,一个健康人的死亡恐惧,以及有人感觉到的无处不在的死亡威胁等等。弗洛伊德认为人受两种本能驱力的驱使,生本能/或性本能(Eros)和死亡/攻击本能(Thanatos)。这可能可以解释部分人莫名的死亡恐惧。我们也可以合理地推测:如果一个婴儿在非常早期的时候经历过某种创伤可以是生产过程中的窒息或推力,那是某种威胁生命(使婴儿感觉如此,不必是疾病本身具有威胁生命的危险)的潜在可能;可以是母亲/照料者的非敏感或非及时的反应,使这个婴儿产生annihilation(灭亡)的恐惧,由于婴儿没有能力(no alpha function)处理那么强烈的恐惧信息,可能就在无意识里影响ta,使ta产生了莫名的死亡焦虑。 当孩子长大后,这种焦虑仍然存在,但并没有上述annihilation的记忆(我们知道最早的记忆大约在3-4岁,有的人还更晚些。所以最早期的记忆是没有的,但不能于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事情”,外在的和内在的,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有时候,当自己或亲人因为疾病或事故,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比如癌症、车祸、尿毒症等等,人们也会思考生与死的问题。而一个人如何生,会影响到ta如何面对死亡。也就是说一个人经历过满意的一生,可能面对死亡的时候也会比较从容。

1564627709.jpg


How to Die》收集了Seneca的一些写给朋友的信件。在这些信件里,他跟朋友和咨询他有关死亡问题的人探讨死亡的问题,提出了他对待死亡应有的态度和认识。

先说一下Seneca的背景吧。Lucius Annaeus Seneca (c. 4 BC – AD 65) 又叫Seneca the Younger, 一般就简单地叫他Seneca,他是一个罗马禁欲学派(Stoicism)的哲学家 , 雄辩家, 也是一名政治家和戏剧学家。他的父亲Seneca the Elder 是一位著名的作家和雄辩家.他还有一个侄子 Lucan 是一个著名的诗人。Seneca的一生颇具争议,他出身于一个富裕家庭,后被罗马皇帝Claudius放逐到一个叫做Corsica的岛屿,当时他41岁。据说流放的原因是他和Julia Livilla,前罗马皇的侄女,Claudius的妹妹,有了不正当关系。他在Corsica呆了八年,直到下一个皇帝Nero的母亲请求Claudius的赦免,请他回来做Nero的私人老师,他才回到罗马。Nero上台后Seneca则是他的advisor(军师),而Nero是罗马帝国最为独裁和残暴的皇帝,人们自然认为Seneca作为Nero的私人老师和军师脱不了干系。Seneca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成了罗马最富有的人之一。后来,因为Nero怀疑Seneca参与一次谋反行动,赐他自杀,这是当时罗马帝国对与高阶官员惯有的做法。

Seneca在他的一生给人写过一些悲剧、很多关于人生哲理的文章(essays)、和很多的信件给他的朋友以及向他求教的人,对他们遇到的人生问题提供建议和咨询,也被人称为practical philosopher(实用主义哲学家),他的写作风格有些道德说教式的,使人想起中国老子、孔子以及很多中国古代智者的风格。

How to Die》就是根据Seneca跟他人的通信所编撰的一本书,阐述他关于死亡的观点,即使现在看来他的观点不但仍然非常超前,可能仍然会引起争议。他对死亡的观点大体可以分为对为什么要研究死亡、生和死的态度、死亡的权利、何时应该结束自己的生命几部分。

Seneca认为所有的事情都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生和死也是联系在一起的,生之前死是不存在的,生之后我们则每天都在死亡(“we are dying every day, from the day we are born.”),这一点和Freud在论述死亡本能时说我们自出生起,死亡就在产生,细胞的复制和死亡就日复一日地发生有不谋而合啥。Seneca对死后的世界没有固定的观点,但断言死亡和死后的世界没有什么可怕的,那些妖怪和折磨都是虚假的,是人们想象出来的。他认为人不能追求绝对安全的生活,因为如果你想要没有任何恐惧的生活,那么你就会害怕所有的事情(“If you want to fear nothing, believe that all things are to be feared.” p112)。他认为,如果人们研究死亡,那么就不会害怕死亡了(“Study death always, so that you’ll fear it never.” Seneca counseled his friend Lucilius.)。

Seneca 认为人们应该接受死亡,而且人有死亡的权利(right of death),必要的时候可以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个观点是如此特殊,不但和他那个年代的一般认知相反,即使在现代,也应是非常有争议的。现在,人们也很难接受主动结束自己生命的做法。安乐死直到现在也只在极少数国家合法。他认为死亡是通往自由的一个途径,一个可以自己掌控的途径。他不但认为人有死亡的权利,而且认为是解放自己的一种方式,他说奴隶要想获得自由,完全可以一头撞死(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他赞赏有勇气活着也赞赏有勇气结束自己生命的人。 他认为凡是说“让我快点死吧” “Thus let me die as soon as possible.“)的人,都是意志软弱的人,只不过想获得人们的怜悯。凡事希望死去的并不是真的想死(“Whoever wishes to die doesn’t want to.” P91)

总之,Seneca认为人可以适时地结束自己的生命,他赞赏在合适的时候结束生命的人。那么人应活到什么时候呢?他认为人应该活到获得智慧的那一天。最伟大的人是活到获得智慧的人,而不是活得最久的人。但他也说如果有家人或朋友依赖自己则不应自杀。

他说只要疾病还能够治疗而且没有影响到自己的心智,自己就不会为了逃避痛苦而结束自己的生命。他说自己不会为了逃避痛苦而用双手结束自己的生命,认为为了逃避痛苦而结束生命就是承认自己的失败,是懦弱的表现。他说如果他知道自己将永远忍受疾病的话,他将离开(自杀)。他说这时候自杀不是因为痛苦本身,而是因为痛苦使他失了其它的生命意义。他说因为逃避痛苦而自杀的人是软弱的,因为痛苦而苟延的人则是愚蠢的人(“It’s a weak and idle man who dies on account of pain, but it’s a fool who lives for pain’s sake.” p74

Seneca本人从小患有呼吸系统疾病,可能包括结核和哮喘。他的病发作起来非常痛苦但他为了年老的父亲都一直坚持着。他形容自己的病发作的时候就好比死亡模拟rehearsal of death),发作像飓风一样突然降临,每次发作的时候各种不适和危险都会出现,持续时间不长,一个小时之内就过去了。他说:这不是疾病--那时完全不太的东西而是生命和灵魂的丧失。“This is not illness—that’s something else entirely—but loss of life and soul.”)现在看来他的描述很像惊恐发作(Panic attack)的濒死体验嘛。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他是一个患有焦虑障碍的人呢。鉴于他的经历,从小患有呼吸系统疾病,被流放,伴君如伴虎,纠缠于政界和商界,又有文人情怀,想来具有难以handle的内心冲突和恐惧,患有惊恐障碍仿佛是非常合理的哈。

一个人患有某种疾病,然后这种疾病顺理成章作为心理防御的一种方式,也是常见的一种现象。我也遇到过比如从小患哮喘的病人(哮喘本身亦可因心因因素而引起),后来也以呼吸道的躯体化症状来解决内心冲突,并获得二级获益(secondary gain)的例子。不知道Seneca是不是这种情况呢?当然无从考证了吧。但感觉自己的想象不是不合理的。

Seneca最后的命运令人唏嘘,他因为卷入谋反事件,被自己一手调教大的罗皇下令自杀。他经历了慢性和痛苦的死亡过程,先是把几个静脉割开放血,但没有死成;又服用某种毒药,但因为血液循环不好,药力不够还是没有死成。后来他从容要求被放入一个热浴缸(warm bath tub),让热气帮助他的血液循环并减轻痛苦,他在热气中窒息而死。 也算是身体力行地践行了自己关于死亡的观点。

1564619041711469.jpg

Seneca的最后时刻--进入热浴缸(图片来自网络)


这里需要说明和注意的是,Seneca所主张的死亡观点,都是针对心智健康的人,不应适用于具有心理、精神障碍的人,就好比选择安乐死的人,也必须经过鉴定心理、精神是健康的才能够通过。在“病态”之下做出的决定很可能是非理性的,所以先要解决心理和精神的问题再说。专业人员更是断不可以根据 Seneca的观点鼓励来访者或病人做出自杀的选择。

 

Francy Wang July 31, 2019,北京)

 

Seneca’s famous quotes (Seneca 的一些语录)

“It’s not death that’s glorious, but dying courageously….” — Seneca

(死亡没有什么光荣而言,有勇气地去死才是光荣的…”

“Living is not a great matter; all your slaves do it, and all the animals. To die honorably, prudently, bravely—now that is great.” — Seneca  (生没有什么值得赞赏的;你们所有的努力都会生,所有的动物也会生。光荣地、智虑地、勇敢地死才是伟大的。)

“Just as with storytelling, so with life: it’s important how well it is done, not how long. It doesn’t matter at what point you call a halt. Stop wherever you like; only put a good closer on it. — Seneca (“生命就好比讲故事一样:最重要的是活得多么好,而不是多么长。在哪一点上停止没有关系,你可以在任何一点停下来,只要给它一个好的结尾就好。)

“It’s not death that’s glorious, but dying courageously….”— Seneca

 (死亡本身没什么光荣的,有勇气地去死才是光荣的。)

“If you want to fear nothing, believe that all things are to be feared.” — Seneca

(如果你不想为任何事担忧,那么所有的事都会令你担忧。)

“Thus the sage will live as long as he ought, not as long as he can.” — Seneca

(圣人将活到应该活的时候,而不是活得越长越好。)

“We got most anxious over the thing that is least important. What does it matter how long you dodge the thing you cannot escape?” — Seneca

(我们担忧最多的是那些最不必担忧的事情。既然无法逃避,还回避什么呢?)

“Time discovers truth.” (时间检验真理。)— Seneca

“A gem cannot be polished without friction, nor a man perfected without trials.” — Seneca(不用摩擦打磨不出美玉,没有尝试成不了完美的人。)

 “Wherever there is a human being, there is an opportunity for a kindness.” — Seneca(只要有人,就有表达善良的机会。)

“We are more often frightened than hurt; and we suffer more from imagination than from reality.” — Seneca(我们的恐惧比伤害多,我们从想象中获得的痛苦比现实多。)

“A gift consists not in what is done or given, but in the intention of the giver or — Seneca doer.” (礼物并不在于你做了什么或给予了什么,而在于给予者或行动者的意向。) (类似于我们的礼轻情意重

“All cruelty springs from weakness.” — Seneca(所有的残忍都产生于缺陷。)

“As is a tale, so is life: not how long it is, but how good it is, is what matters.” — Seneca(生命就和一个故事一样:关键不在于它有多长,而在于它有多么精彩。)

“If a man knows not to which port he sails, no wind is favorable.” — Seneca

(如果一个人不知道他想驶向多港口,风也帮不了忙。)

“He suffers more than necessary, who suffers before it is necessary.” — Seneca

(一个经受不必要的痛苦是人,在痛苦来之前就开始痛苦了。)

“Timendi causa est nescire — Ignorance is the cause of fear.” — Seneca

(忽视是痛苦的原因。)

“It does not matter what you bear, but how you bear it.” — Seneca

(你承担什么并不重要,你怎样承担才重要。)

“The man who has anticipated the coming of troubles takes away their power when they arrive.” — Seneca (一个提前预测麻烦来临的人能够减弱麻烦的力量。)(类似于我们的做最坏的打算,做最好的准备。呵呵)

“The whole future lies in uncertainty: live immediately.” — Seneca

(未来是不确定的:活在当下。)

 

(所有译文均为本人翻译,欢迎指正。

 

References

Daily Stoic (n. d.). Who Is Seneca? Inside The Mind of The World’s Most Interesting Stoic. https://dailystoic.com/seneca/

Farnam Street (n. d.). Who Is Seneca? Timeless Wisdom from the World’s Most Controversial Stoic. https://fs.blog/seneca/

Romm, J. S. (ed) (2018). How to die.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rinceton and Oxford.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2015). Seneca. https://plato.stanford.edu/entries/seneca/

 

 

Francy Wang & Associates(FWA)
             FWA微信号:FrancyWang-Toronto
             FWA’s Wechat account: FrancyWang-Toronto

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方心理”  

Website: www.francywang.com
              Email: fwtherapy@yahoo.com; info@francywang.com
              Phone: (416) 816-9721

(此文版Francy Wang 王方所有,欢迎发,敬注明出处。)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The Neuralink 人机接口

所有文章

 FW心理工作室提供的服务范围包括:

 

1,单独心理治疗

2,夫妻/配偶治疗/辅导

3,家庭心理治疗

4,子女教育辅导和咨询

5,青少年辅导和心理治疗
 

 

 FW心理工作室联系方式
 

电  话:416-816-9721
微   信:FrancyWang-Toronto
Q    Q:1828207312 (francywang@qq.com)

Skype:franfwang

地址1:

25 Sheppard Ave. West, Suite 300 (Yonge/Sheppard路口,地铁直通)

North York, ON M4W 3R1

地址2:

1200 Bay St., Suite 202 (Bay/Bloor 路口,Bay地铁站上面)

Toronto,ON M5R 2A5

 

Email:fwtherapy@yahoo.com, info@francywang.com, francy@francywang.com 

网  址:www.francywang.com


 

 

  • FW心理工作室 2004-2018
  • 电话:416-816-9721 地址:25 Sheppard Ave. West, Suite 300 (Yonge/Sheppard路口,地铁直通) North York, ON M4W 3R1 电子邮件: fwtherapy@yahoo.com; info@francywang.com
Powered by www.francywang.com 5.3.19 ©2004-2019 www.francywang.com